欢迎来到梧州易手网-梧州189!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梧州易手网-梧州189 > 热点资讯 > 八卦 >  梧州文坛的困惑,其实……(内幕)

梧州文坛的困惑,其实……(内幕)

发表时间:2016-07-15 17:27:38  来源:梧州易手网-梧州189  浏览:次   【】【】【

回梧州不觉已有三年,老衲参加过几次梧州、苍梧文联组织的文艺座谈会,某位德高望重的理事感叹:除了书法、美术方面还能接得上口,本地文学界人才可谓青黄不接,几乎出现“断层”的局面……


谈到此,主席台上一众白发苍苍的嘉宾满脸遗憾,台下更是鸦雀无声,无从说起。唯有散会后大家觥筹交错瞬间,得到一些共鸣的快感。


一会老衲再说这尴尬的原因。先谈谈参加座谈会的糗事。


首次应邀参加《文化XX》杂志座谈会时,领导希望有人提点批评意见,老衲心直口快,直接列举了几个问题炮轰:

1、缺乏整体CI,没有版式设计;

2、缺主题,没有文化谈资,只有栏目填鸭式文集,可读性差。

3、内容过于单调,文化包罗万象,不仅仅是小说散文诗歌。

4、包装太土,不够雅致,无法体现文化韵味……


未删剪版 倪东荣的个人专栏微信公号:wsjb2046,请关注。


炮轰完毕,掌声雷鸣。

领导说想法很好,但有些东西是上边长官意志定了的,不好改动,而且也很难理解“整体CI”是个什么东东。

会毕,饮酒。


第二次又如是,老衲继续“炮轰”,专提不同意见和看法,用我在北上广深媒体圈的经验为这本乡土文化杂志把脉、诊断。这有点像用一枚沙场多年的资深男优去对付一个刚刚下海还带点怯意的年轻女优一样,药太猛了。

会毕,饮酒。



 

(梧州文联主办的广西大牌作家东西文学讲座。进入后博客、后微博时代,文学愈加成为上层建筑)


再谈到梧州文联的《西X月》杂志(现已交由报社主管),座谈的时候我也向一票德高望重的师长们建议:杂志得改名,带点商业气息,然后包装成本土可读性强的人文商业媒体——商界大咖专访+人物潮流+商业地产建材+夜店食肆+汽车宝贝+结尾再整点诗情画意文学艺术!


然后定点投放,定点策划广告……


话音未落,师长忧心忡忡:“这岂不是失去了它纯文学杂志的特色了吗?

……老衲一时语塞。


一来二往,大家似乎也厌倦了我的“办刊方针”,因为关键点不在杂志美不美,而是它能否继续有上级的资金出版?它是不是能为一票文友们提供发表园地?或者它存在的意义其实是这帮文学创作者精神上的家园……


想通这个问题之后,我就很少去开会和饮酒了——大家眼中,要么你埋头写作交出理想的文学作品为梧州传统文坛争光,要么你给大家买酒,否则别吱吱歪歪。大概就这个意思。也许我的身份定位更适合是个“媒体人”而不是“文学创作者”。


交代完毕,回到前面前辈们谈的“断层”问题。原因在此——


其一、文人生存环境变异


八、九十年代物质文明落后,受全国文学热潮影响,古城梧州秀美的山水孕育出一大批诗歌散文小说创作者,如报社副刊总编黄彰尊、其女黄咏梅(名噪一时的梧州少女诗人)、作家杨彦、岑沫、张丽萍、温嘉源、吴亿林、朱裕先、何德新、覃玮明、诗人罗马丁、周陆奇、盘妙彬、陈其栋、叶扬、于娴……等等,在此不一一列举。


那时候能发表几首诗歌和散文的青年,都是社会大众眼里的偶像级人物。

为何社会越来越发达,传统文学反倒成了“小众”,曾经写一首诗的男青年可以娶到一个美女,如今写一首诗估计被誉为疯子了呢?


别忘了——以上老衲列举的作家文人基本都是有工资领的干部。以前跟我吃过几顿饭的广西首席作家东西(当然现在找他吃饭得预约),早期也是广西日报的编辑,白天上班晚上写稿,稿子没发表也没关系,还有工资垫底。现在他是政府重点照顾的职业作家了。


如今呢,没人爱写东西了吗?不!

是稿费太低,大家要生存只能写商业文案!做广告策划!!而不是写诗歌散文小说。

是80后90后没有一份稳定又清闲的皇家工,供他们能专心写作又不用担心没米下锅!


公务员呢?进了体制的年轻人很少再爱写东西,或者不爱写太传统的文字,为毛?没利可图啊,以前写几篇报告文学引起反响可以升官加爵,至少给你个宣传部长玩玩,现在不但吃力不讨好还、上边还以为你具有愤青情怀与体制文化相悖呢!谁敢提拔?


加上如今网红时代,年薪千万级别的草根写手大V比比皆是,体制内的人就没那闲情逸致歌颂白云山鸳鸯江了……


“小众”的文学稿费那么低,买不来宝马又养不了二奶,算了别折腾。如此。


二、传统文学的小众化


早期《梧州日报》副刊文化尤其发达。而文学版面、文学杂志哀鸿遍野的今天,“鸳鸯江”文学版至今仍在出版,可见梧州传统报人对文学的一份情怀。

老衲对此表示尊敬,但总觉历史会翻过一页。


十年前博客文化兴起,宣告个人出版时代到来,写作可以私人发表从而让全国观众用雪亮眼睛去审读,可谓划时代的变革。出版社、报社编辑大人们从稿源的甲方沦为乙方,从坐在出版社大楼里以承诺发表作品为由脱去文学女青年衣服,到主动走出去以钞票才能换来民间创作的精品。


当大众传播以网络的形式普及,大浪淘沙之下,曾经的知名文人不再知名、曾经的屌丝也许因为机会来临而可以张扬个性,获得属于自己的百万粉丝……


这个时候开始,文学分工越来越细、阅读市场泛化,写“下半身文学”的可以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写“盗墓笔记”的可以年薪千万,写“岛国女X动态”的版主可以响彻大江南北,写“生命是一场幻觉”的呻吟文字可以坐上畅销书头把交椅。


——传统文学则式微,“诗歌散文小说”式的创作缩小到自我欣赏的细小圈子。


老衲认识不少广西知名传统文人,他们基本很少跟外界人打交道——除了有商业往来。


曾就读于梧州财经学校的广西专业作家朱山坡(籍贯贵港),到南宁接受某媒体颁奖时,因为不喜与商人沟通,话不投机半句多,早早离席。


——也许,真正的文人就必须是这样的“隔世者”。如同村上春树们,深居简出、大隐于市。


也有大牌的作家年收入几百万,还拿政府津贴——那仅仅也是凤毛麟角而已。大多数文学创作者失散江湖,各自谋生。


有个致力于写诗的朋友,物质生活不大如意,我就劝过几次:“哥们,整点买卖吧搞个车子房子啥的,别写诗了现在13亿人没几个看得懂。”

他默默地喝酒,不说话。


几年之后他还是老样子山珍海味认不全,东莞妹子天上人间更是没见过,但他和几个诗友还在出版自印的诗集,定期组织活动和吟诵会。


我也懂了,不再劝他。也许,这样的人偏偏是无法用时代去嘲讽的。他们在自己的精神家园里,自得其乐,悠然南山。


梧州文坛眼下的状态,也无非如此。既是如此,又何必追求什么“整体CI”呢,众乐乐不起那么独乐乐好了,上级指导方针也必须保留文化建设这一块,作协的地位是没落了,但必须存在。



(新青年们在物质丰富、多元信息时代长大,集摄影、绘画、做模特、唱歌、写字、做主持人、写游记美食于一身的文艺青年成为主流,传统文学写作者逐渐式微,成为更小众的圈子……)


作家铁凝说,偌大个国家必须圈养一批文人墨客,给他们尊严——此话引来大家中指无数。但也是当下现实。不过,她做作协主席之后我就基本不看她的作品了。


日前,红豆论坛有位网友发帖咨询加入市级作协需要什么条件,发表多少作品?

老衲笑了,留言跟帖说:”我20年前就发表作品无数,被省级作协吸收为最年轻的会员,但必须缴纳300蚊会费,否则会籍被弃(所有成员都如此)!


呵呵了吧?!我交了300蚊(20年前300蚊不是小数目),拿回工本费10蚊的证件之后,从此再也没有踏入那个机构半步。


所以,梧州文坛人才“青黄不接”的困惑,其实是全国文学界共同的困惑。时代在变。

责任编辑: